与道同行 海宁格

时间:2010-06-30 点击:2001 发布:jiguang

道----

是谁在引导我们的内在之旅?是我们的心灵吗?是否是我们心灵的渴望呢?如果是的话,那心灵又是什么呢?

我们的心灵在不同的层次和空间中运作。在最基础的层次上,它为我们的肉体注入生命。

这并不是说心灵只在我们体内活动,好像它被困在里面似的,而是只有当心灵超越了肉体的限制,并从所处的环境中觉知到,该如何引导和守护这个躯体,这时心灵才能带来生命的动力。

心灵将我们的肉体和所处的环境连结起来,一如它也连结了我们体内的各个成份。所以,心灵就是我们身体的欲望,以及因为情感需求而发生的行为。只有透过心灵,我们才能觉知到身体以及所处的环境。

心灵也连结了我们和他人。首先是我们的家庭;我们的父母、兄弟姊妹,以及我们的祖先。它将我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连结起来,彷佛我们共同拥有一个更巨大的心灵。个人的心灵作用影响这个巨大的心灵,而这个共有的心灵也同时影响着每一个个体。

也许,我们应该把这两个心灵领域视为一体。因为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概念中,我们才有作为一个“个体”的可能;但在实际上,我们总是以各式各样的方式与其他人以及外在的环境连结着。

在这个广义的心灵层面里,包括了我们对于关系与归属感的渴望。爱与厌恶也属于这共有心灵里的感受,此外还包括罪恶与清白、值得或不值得、公平与不公平,以及善与恶。这些感受把我们和其他人相互连结在一起,就算我们刻意忽视它,也代表着一种连结;因为凡是我们想要忽略的东西,却往往对心灵有着特别的影响。

另外,我们对他人的观感印象也存在于这个心灵层面中。这些印象造就了我们对于他人的感受,并影响我们的人际互动。而也往往是最容易使我们和自身疏离或偏离内在的原因,尤其这些印象阻碍了个人和自我的觉知。

是谁为我们打开通往内在的道路?是“道”。什么样的道?是我们的道吗?这“道”是否属于我们,就像有人认为他们拥有心灵一般?又或者是,它更超越了我们的心灵,是心灵的更高层次,一个超心灵?

只有当我们与心灵同在时,才能从中体验到“道”。当此之时,我们的身体会有所觉知,会被道所撼动;身体将感到处于道的怀抱中,好像它就在那里一样。

在这我要更进一步地说明,一切生命的运作都是一种道的运作。只有在无尽的相互运作里,生命才有可能进展。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察觉到道的力量,但即使如此我们仍然能够成长。而这种力量超越我们的理解,以一种灵性的方式来呈现。

道的运作是一种创造性的运作。它不会自发地出现,而是从外降临。它来自于超越身体和心灵的彼岸;如果我们想在灵性层面体会这种力量,也会发现,它来自于超越灵性的彼岸。

这种道到底是什么?是什么样的道把我们的身心灵结合起来?又是什么样的道掌握并成就我们的身心灵?是神的灵魂吗?这个灵魂是否把我们和神的力量连结在一起?如果我们跟着它,是不是就与神同在?这种道的运作是否也让我们一起参与它的作为,彷佛上帝造物一般?

这已经来到我们灵魂的限制了。这股灵魂的力量超越了我们所能理解的范围,于是呈现出一种神性。但我们怎可大胆称之为神性,好像我们知道它的起源一样。

它必须看顾我们吗?我们被允许看顾它吗?能够和道的运作同行,对我们的身心灵而言,就已经是一种丰盛和满足了。

与道同行----

什么是与道同行?是指跟着我们的想法或意念、或者我们的灵性成就同行吗?是不是这样,我们的灵性就可以主宰一切万物运作的大道连结呢?

如果我们的心灵允许自己被道所引导,并随它和谐一致运行,那它们就能够彼此连结。因为就某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的心灵就是道心灵;我们的心灵就是一个创造,因为它是道的心灵。

但常常我们的心灵会卡住这个创造性的运作,彷佛我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成为造物主似的。就某个程度而言它可以,但问题在于:当我们的心灵抱持着这种想法时将会带领到哪?会带我们到达内在的中心吗?会带我们到达内在的平静,如实地与万物和谐一致吗?还是我们的心灵会和伟大的道失去连结,而最终弊多于利?又或者,更确切地说:我们的心灵到底是要成就生命,还是戕害生命?

我们的心灵常常需要花很长的时间,来学习与道同行,有时要经历痛苦的歧路,才能穿越界限到达觉知。但这同时也显示了,即使在困境之中,我们的心灵仍然与道的运作保持着连结。

内在之旅就是学习,学习与道同行。这并非单靠自己的力量就能成行,而是我们一步一步地让自己接受道的引导。

怎么知道自己受到道的引导呢?我们将会凝聚下来,某个无法抗拒的力量会把我们拉向内在的中心。放下自已,去感受那样的引导,尽管我们被带领而去,却完全地与自身同在。我们同时体验到两者,全然与自身同在,却又置身他方;而且两者交互相融,无法分别。

内在的旅途上,我们可以体会到道的运作,它如是地关照一切,此外没有别的了。如果说运作中的万物都受到道的推动,那还有什么能置身这股力量之外呢?

当我们受到这股力量的掌握,它将带领我们去全然接纳如是的一切。

要是我们因而抗拒某些事物,或者想把别人或自身排除在爱之外,我们将失掉与道的连结,失去这股爱的力量。这会带来什么样的感觉呢?我们会变得焦躁不安,失去生活的能力。

该怎么办呢?我们得回到爱里,为了那些不论什么理由被我们排拒在这爱之外的人事物,重回到爱的运作里。

与道同行,就是与它的爱同行。

道之爱----

我们在身、心、灵之中体会不同层面的爱。我们无法只单独体验某一种爱,这三个层面共同在作用。但是,身之爱、心之爱与灵之爱却有着不同的质与量。

身之爱主要发生在男女间的亲密关系。而心之爱则超越了这层亲密,展现了譬如对他人的善意、助人之心、同理心、喜悦和悲伤。这种爱需要一个对象,彼此间是互相的;这会为男女之间的爱增添内涵,把情感带向深处。

而灵性之爱则超越了身和心之爱,它与道同行。这种灵性之爱,如是地看待一切,即使是那些离我遥远的陌生事物。灵性之爱就只是在那里,对外无所求,不给予也不接受,它是灵性的。

同样地,灵性之爱也为身和心之爱增添内涵,譬如:对他人毫无所求的尊重与关注。它帮助身和心之爱穿越重重障碍,却不会夺走它们的质与量;它让这些爱更加丰富。

灵性之爱与道之爱同行,它在万事万物中照见道之爱的运作。于是只要我能够让自己的行动与道和谐一致,我竟可以在这样的爱之中,如实地看待一切。当灵性之爱受到道的引导,并与其合而为一时,它就可以变成带有行动力量的爱。

灵性之爱不带任何个人的企图,它只是为了服务道与道的爱。所以,它从不会出错,总是令人感到舒服。

和这样的灵性之爱同行,我们的内在之旅才能成功。这样的爱超越了分离,克服了我们与他人别离的意象。它使我们凝聚,带我们进人道之爱的辽阔境界,如是地欣见一切。

这样的灵性之爱是否和我们的道德认知相距太远?这也为什么灵性之爱是灵性的关键,它已经超越了善与恶的是非判断,如同道如实地爱着一切,成就一切,一如事物本来的样子,就如同道在我们身上所展现的。

此时此刻,我们的爱就是灵性之爱。只有这样的爱让我们全都平等如一;我们因它而平等,它也因我们而平等。

灵性之爱会不断地成长,而当道愈全面地把我们带进它爱的运作时,我们也愈朝向它成长。

和谐一致----

和谐一致的人总是保持在运作之中。在和谐里,我们是和某个人或某件事物一致运作,并与之同行。或者更确切地说——至少,内在的旅途上我们会体悟到这一点——有一股运作力量将掌握住我们;我们只是放下,并与其合一。这是道的力量,唯有道的力量能如此深刻地掌握我们,让我们最终与其归于和谐。

个体本身并不会消失在和谐中,也只有那些与自身同在,并且极为凝聚地与自身同在的人,才能与他者协同一致,进入和谐里。

和谐绝对不会去突显差异,而是把他们带往一致,让他们与相同或是互补的频率朝着一致的方向运作。于是,他们更靠近彼此,尽管有所差异,却奏着同样的声响——如同饱满圆亮的钟鸣。

我们的和谐总是与某个更伟大的事物一致,它先我们而行,并带领着我们。所以,并不是我们去达成和谐,而是某个东西把我们带往和谐。这股运作于是从彼岸展开,掌握住我们,带领、牵引着我们,直到我们认同它,感受到与它的和谐。要怎么办到?透过爱。

那是透过我们的爱吗?是否这里也有一种爱走在我们前面,带领我们,直到彼此之间毫无分别?这样的爱让我们体会到真实的和谐,而这份和谐就是爱,终极的爱,灵性的爱,来自道的爱。

内在的旅途上,我们要如何达到这样的和谐?因为道早已深处于一切的和谐之中,所以当我们与道和谐共存时,便是与万物一致,而最重要的,我们与其他的人们和谐一致。

心----

当“心”敲动灵性时,灵性之爱才得以发挥。怎么做?透过对自己和对他人的善意。这份善意保持在爱的范畴里,一个我们可以期望的界线里。

透过灵性,我们的心从期望中适度地退回,而灵性之爱则透过心获得温暖,并在适当的时机展现行动的决心。

内在之旅也就是心的追寻,因为我们的心在寻找灵,渴望和它连结。如果没有灵,心也就失去了发展的意义,失去了善意与敬重他人所需保持的适当距离。

我们往往很难控制自己的心,因为其中的爱仍然需要经过净化来启发灵性。于是,心总是在寻找灵;一日当它敲响了灵,也就找到了它的核心和它的本质。

而我们则是由内在之旅和心与灵合一,并发现真爱的宁静与力量。真爱如实地包容并关爱一切,它是心与灵魂之爱。然后,这份爱才向外展现它的力量。

---摘自《内在之旅--海宁格的独特静心》 伯特·海宁格著